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四十三章 云涌(第二更求收藏,推薦)

作者:山向水口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劉安這邊剛剛溜達完畢,就看到劉成過來了,劉成開口說道:“劉大師,孫大將軍手里的東西,你還有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了,那種水晶很罕見,沒有材料不好做。”劉安搖頭說道,的確,透明度越高的水晶,還需要大塊的,的確是很難找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銅關那邊可是有很多的,而且我們家在那邊也有一些關系,劉大師,要不要一起去銅關看看?”劉成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就不去了。”劉安搖搖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拿到東西,直接給你送來?”劉成又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。”劉安點點頭。

    劉成立即就帶著護衛離開了,安磊這個時候過來,開口說道:“師父,有些賬本需要您簽字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劉安還是這傷兵營的負責人,所以一切賬目都需要劉安簽字。

    劉安大概看了一下,開口問道:“這油布怎么價格又漲了?”

    “這個不清楚。”安磊聽到這話,有些懵逼,油布漲價又不管自己的事情?

    劉安沉吟了一下,開口說道:“安磊,你找李勇要一下今年與去年的油布,木材價格數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安磊立即去辦理了。

    賬本上面,木材價格降低了,冬季木材價格應該抬高啊,而油布這種東西夏季價格才高,現在反而提高了。

    這種數據一看就不對勁,要么是有人吃回扣,特供,要么就是有大問題,劉安自己可不想被牽連在里面。

    了解各地貨物價格與走勢,是一個老司機要關心的,要是不關心,也許一車貨物就砸在自己手里了。

    下午的時候,李勇就親自來了,開口就喊道:“劉大師,咱可是皇親,可不敢搞事情,我把銅關商人的報價都給你帶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坐,我也是要慎重一些,畢竟我簽字了,而且這價格在戶部那些人眼里,就有問題,冬季木材價格應該上漲,但是偏偏降低,而油布冬季幾乎沒有多大用處,反而價格高,這很不合常理。”劉安開口說道,一邊看著李勇帶來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這是半年的報價,劉大師,還有商會的名字,陛下看得起我們這些窮親戚,我們可不能丟臉,而且這可是我們李家的江山……。”李勇喋喋不休的說道,沒辦法,劉安有直接上奏的權利,自己要是被打小報告,后果很慘的。

    劉安看了一下木材,然后油布半年的價格,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木材在六月,七月,八月三個月木材價格升高,于是木材商行老板開始加大采購力度,木材很容易得到,所以量一下子就大了起來,九月,十月,價格一下子跳水,沒人買了,到冬季,木材價格更加起不來了,因為年底了,這說明有人大量囤積木材。”劉安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木材?好像蠻族今年買的多。”李勇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油布價格從五月開始,一直持續走高,在九月之后也就停止下來了,不過油布生產周期更長,所以可以預見的,明年油布價格會下降。”劉安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油布蠻族要買嗎?”劉安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要買,不過究竟買多少,就不知道了。”李勇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查到報稅清單?木材與油布的?”劉安有一種不好的預感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李勇點點頭,劉安開口說道:“那就走,這不正常,蠻族一群窮鬼,會買沒有用的東西?”

    劉安與李勇沒有去平陽關,也沒有去銅關,而是來到中間的那個關口。

    運送往蠻族的貨物,先要在銅關檢查,收稅,然后經過中間這道關口,留下其中一個憑條,然后平陽關還需要留下一個憑據。

    李勇在這邊有關系,劉安與李勇來到這邊,關口的守將親熱接待了,李勇直接找到稅監。

    “三哥,快,給我看看今年油布與木材的數量?”李勇急切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劉大師。”這稅監對劉安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劉大師,這是我三哥,李安。”李勇開口介紹道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麻煩了。”劉安抱拳說道。

    “不麻煩,已經封賬了,不過我這邊還有送往戶部的賬單,可以查到總數。”李安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夏單,給我把今年送往戶部的賬單拿來。”李安帶著劉安等人來到關口上面一個房間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名書吏立即就去找了。

    “我記得今年木材與油布的數量好像很多?”李安請劉安與李勇坐下,然后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不正常,蠻族東北部那邊應該不缺少木材,而且沒有聽說蠻族需要多少木材與油布。”劉安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這的確有些不正常。”李安有些不安的說道。

    很快賬本拿來了,看到油布的數量,還有木板的數量,規格,劉安心里越發的不安了,而那名書吏則出門了,還關上了門。

    這書吏關門之后,走下了關口,然后騎乘著一匹馬,快速的朝平陽關去了。

    書吏來到平陽關,直接進了一處商戶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商戶里面的掌柜看到書吏,驚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有人查賬,查到了木板與油布,計劃提前,我先走了。”書吏丟下一句話,然后就回頭了。

    掌柜聽到這話,一跺腳,然后~進了后院,進了后院之后,掌柜換了一身衣服,就是一身軍服,冬季都把臉捂著,根本看不見具體是誰。

    掌柜的把一個木頭腰牌掛在腰帶上,很容易就進了軍營里面。

    掌柜的急匆匆的進了士兵居住的堡壘內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來了?”在堡壘內部,一名副將看到掌柜的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計劃要提前,有人查賬,查的就是木板與油布,你們多久輪值?”這掌柜問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。”這名副將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明天晚上,你們還有我的家小已經送到了安全的地方,只要我們占據了銅關這邊,那么你以后就是平陽關的守將了,王庭那邊沒有人懂得守城墻的。”掌柜的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副將也沒有辦法,早就陷阱去了。

    死囚營里面,老大也接到了消息,開口吩咐道:“傳下去,明天白天好好睡覺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。”旁邊的人立即答應道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买马的技巧和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