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1796章:第八年年中

作者:士兵乙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玄空還有一個最大的愿望,就是希望看到九沐擁有性別,他希望是雄性,因為雄性玄龍對于一個瀕危種群而言有更大的繁衍能力,雄性玄龍與不同種類的雌性龍族誕生玄龍的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不過九沐能擁有雌性也是可以接受的,雖然這樣對于玄龍一族繁衍來說會慢了許多,誕生玄龍的可能性也小了許多,但畢竟可能性還是存在的嘛,只不過時間會漫長一些,而玄龍一族貌似也不用去考慮時間漫不漫長的問題。

    當然,玄空還是希望九沐能在融合陰陽之前擁有性別,因為他也害怕九沐融合陰陽會隕落重修。

    所以在這個階段,玄空也不再使用自身精血入藥煉丹供九沐使用,他希望九沐在陰極上境這個階段停留的時間更長一些。

    至于九沐自己,那就不用說了,他當然是希望自己快快擁有性別,必須是雌性,這是前世今生共同的愿望。

    以至于在袁紫衣歸來之后,他要走了袁紫衣純陰魅惑之軀的精血。

    每當袁紫衣過來的時候,他也總要和袁紫衣親近一番,聊上一陣。

    就這樣,到了戚長征突破第八年年中的某一天,袁紫衣與顏如玉再一次坐在他與冷寒玉之間,他與袁紫衣輕言細語,顏如玉便陪在冷寒玉身邊,偶爾也會插上一兩句。

    對于九沐的心思,袁紫衣與顏如玉其實都一清二楚,早在修元祖界的時候她們就已經知道了,而九沐前世的隕落也正是因此,還與她們二人息息相關,要不是為了救她們,九沐也不會違背天道至理第三次顯露真身,從而被天罰之雷轟殺。

    可以說沒有九沐前世的付出就沒有袁紫衣與顏如玉的飛升,二女很可能在當時那樣險惡的環境下被古巨爾斬殺,所以盡管二女明了九沐心思,卻也只會用自己的方式相助,并無半點排斥九沐的心思。

    只不過九沐更愿意與袁紫衣親近,顏如玉也就將空間留給她們,偶爾搭上一兩句話就是,她的注意力更多的還是放在冷寒玉身上。

    她們三人一同回到下三天祖界閉關修煉,在九璇池宮殿那樣一個修煉一日堪比幾個月甚至半年的修煉環境下,冷寒玉幾年之間就已晉升上境,而她和袁紫衣雖然修煉進度遠比其他仙人快的多,但畢竟落后太多,冷寒玉與九陰玄女提前晉升上境離開的時候,她距離中境巔峰還有一段距離,袁紫衣要慢一點,當時還只是剛剛晉升中境高階而已。

    然后又過去了兩年多,她破境晉升上境,而袁紫衣距離中境巔峰卻還有一段距離,誠如兩年前的她。不知什么原因,九老沒有歸來,她在等候九老歸來的時間內也同樣在等待袁紫衣破境。

    只是沒想到這一等就是三年多,且不是九老來接她們,而是上下兩重天空間通道開啟,當時她已經晉升上境中階年余,而袁紫衣也已經晉升上境初階數月,還有猿青山和古巨爾,他們也都成為上境仙君。

    早已迫不及待,當然不會繼續耽誤下去,悄然

    離開下三天祖界,悄然回到上三天祖界,卻忽然發現,在她們離開上三天的十年時間,圍繞戚長征發生了那么多的事,而今戚長征卻已躺在那里一動不動,說是突破,卻臉孔泛青,風元波動時有時無,令人揪心。

    終于見到戚長征臉上的青色蛻去,卻又被帝元甲密封起來,連見一面戚長征都沒辦法。

    揪心、擔憂,卻還有振奮,以及對未知的戚長征狀況感到恐懼,諸多情緒縈繞在顏如玉心頭,她茫然了,然后在這個時候袁紫衣站了出來,挑起祖界重任,將一切事情處理得井井有條,她也能靜下心來去修煉,去追趕幾位已經晉升風極境、雷極境,或是正在破境的瑯琊宮其他人。

    隨著時間推移,對于見不到面的戚長征,她反而不再那么擔憂,因為在帝元甲覆蓋面目的那一刻,青色已經消失在戚長征臉上,而風元波動也全數內斂,一切都在向著好的方向變化,不論事實是不是這樣,反正也見不到戚長征了,她愿意這么去相信。

    她相信不論有任何難關,戚長征都能邁過去,這是從修元祖界時期開始,她就已經這么認為。

    還有袁紫衣也是這么認為。

    因為“沒有任何事能難倒長征”這句話,就是袁紫衣在站出來主事時對她說的話。

    現在,她只考慮盡快提升境界,她要趕在冷寒玉突破之前突破陰陽極境。

    這是她的小心思,因為她與袁紫衣是一路跟隨戚長征從修元祖界飛升的仙侶,爾后成為祖界少后,而冷寒玉是仙界出生,如今雖還未名正言順的成為“寒后”,卻也只是陰差陽錯的結果,只要戚長征出關,也就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    袁紫衣可以先她破境,冷寒玉不行。

    然而因為袁紫衣破境方向是雷極境的緣故,戚長征精血對她的幫助不太大,離開九璇池宮殿修煉進度就會慢下來,而她的修煉速度雖然也會慢下來,但她突破的方向是風極境,在這個方面戚長征精血對她的幫助遠遠要比袁紫衣大得多,這也是她在九璇池宮殿修煉進度比袁紫衣快上不少的原因。

    戚長征忽然突破,對于外人而言諱莫如深,但對于她與袁紫衣而言,回到上三天祖界那一日就已經全然知曉了,說責怪冷寒玉倒不至于,她和袁紫衣在這件事上保持一致,怪不得冷寒玉,她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戚長征想要突破的迫切心情。

    當然,女人家的小埋怨還是會有的,包括袁紫衣在內都會有,畢竟戚長征是在與冷寒玉雙修過程中忽然突破。

    再大度的女仙也會有小心思的一面,顏如玉只是想比冷寒玉早一日晉升風極境而已,已經算是大度的了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變化就是這樣,不會隨著個人的意志轉移,往往來得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比如現在……

    前一刻顏如玉才剛對九沐說句話,下一刻回過頭來……忽然之間,冷寒玉睜開雙眼,并迅速升空而去,留下一句:長征醒來一定要第一時間

    告訴我。

    顏如玉都懵了,枯坐七年半,一動不動,一聲不吭,忽然就這樣丟下一句話走了,很驚悚的好吧。

    而且還不知道是為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去?”顏如玉對著冷寒玉的背影高喊。

    沒有回應。

    冷寒玉的速度太快了,只是瞬間就已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她為何匆匆忙忙離去?”和袁紫衣在一起的時間久了,顏如玉早已經養成習慣,只要有不明白的事情也懶得動腦筋,直接問袁紫衣就是。

    以袁紫衣的分析能力,只是一念之間便明白過來,搖頭輕嘆:“怕是比你更早一步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顏如玉也顧不上隱藏小心思了,“她……她枯坐七年,七年前才只是上境中階好吧,怎么可能這么快?沒道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都說是七年了……”袁紫衣還有半句“何況和長征連續雙修”沒說出口,這會兒還是要以大局為重,“顏閣老,你去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隱在不遠處的顏閣老顯形而出,迅速召集數位先入風元的風雷道尊趕去寒玉宮祖界駐地。

    “閣老,給陰尊傳書一封,將此事相告……”頓了頓,又道:“傳書冰彘即可。”

    袁紫衣口中未帶姓氏的閣老只能是袁閣老,袁閣老先修的雷元,顏閣老先修的風元,讓顏閣老安排冷寒玉突破之事情理之中,其他的事交代袁閣老去辦。

    袁閣老也從不遠處顯形而出,片刻,便有一枚飛劍升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判斷失誤?”顏如玉還在那糾結。

    “我都想明白了,你還沒想明白,你得笨死。”說話的是九沐,貌似聲音尖細了些,“要不是突破在即,她會離開這里?”

    “寒玉是擔心影響到長征。”袁紫衣接著解釋道。

    想想確實是這個道理,若非突破在即,冷寒玉又怎么會忽然離開。

    心情頓時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能比我更快突破,太氣人了,不行,我要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閉關突破。”話說完,追著冷寒玉去了。

    九沐翻了個白眼,嘟囔道:“這有什么好爭的啊,心眼也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小心眼。”袁紫衣輕輕一笑,“寒玉突破引動風元變化,是感悟的最佳機會。”

    九沐恍然,撇嘴道:“不是小心眼也是好臉面,感悟便感悟,又不是見不得人的事,裝模作樣有趣嗎,修元祖界時期就是這樣,放不下冥王的架子,現在還是這樣,一點長進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是女人吶。”袁紫衣意有所指的道。

    九沐微微一怔,袁紫衣沒有解釋,換了話題道:“寒玉突破關系重大,長征閉關,我該去一趟,等她穩定下來,還需去一趟洧茹那里。祖界諸事繁雜,這些日子都在忙碌,眼下告一段落,我也該去看一看洧茹突破情形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?”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买马的技巧和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