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518章 爭取

作者:蕭舒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宋云歌打量著程立。

    對于鐵血神劍并沒什么好奇的,程立的修為雖深,但劍法上的靈氣不足。

    所以說他能勝過孟菁菁與周懷靖,卻沒什么威脅,進步有限而且也就到這一步了。

    他抱抱拳:“那便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看一眼孟菁菁:“孟姑娘且保重吧,別因為我把自己陷里面。”

    孟菁菁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宋云歌看一眼程立,輕笑道:“今天且饒一命,告辭。”

    他說罷,輕輕一揮修羅劍。

    修羅劍上紅光一閃,隨即已經到了程立跟前,快得程立反應不及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的護體神光頓時亮起,然后崩散。

    他臉色頓時一變。

    洶涌的力量直襲身體,鉆進身體之后分成了數股,分別襲擊五臟六腑。

    到達心脈的那一股力量宛如利劍一般,便要剖開自己的心脈時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抹一把額頭的涔涔冷汗,抬頭看時,已經不見宋云歌的蹤影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莫名的升起了感激。

    他知道這是對方手下留情,否則的話,現在的自己已經死去,如周懷靖一般。

    他扭頭看向孟菁菁。

    孟菁菁正盯著宋云歌消失的方向看,對他的身法贊嘆不已,比鐵血峰的輕功更勝。

    見程立看過來,她收回目光,露出一絲笑意:“程師兄,不要緊吧?”

    “不要緊!”程立沉重的搖搖頭:“他到底是何方神圣?為何周師弟都不是他對手?”

    正常來說,周懷靖師弟得了奇遇,僅僅遜色自己一籌,在武林中已經是罕有對手。

    縱使碰上對手,也很難取他性命,頂多平分秋色,或者兩敗俱傷而已。

    再怎么不濟也不該丟了性命。

    如果是旁的宗門弟子,會懷疑周懷靖被偷襲或者是猝不及防才會導致被殺,鐵血峰弟子卻不會。

    因為有護體神光在,偷襲也不可能殺死,唯有一個結論——對方的修為太強,強殺了周師弟。

    “那個滅掉血煙宗的,謝白軒。”

    “這謝白軒到底是什么來路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孟菁菁輕輕搖頭道:“好像從石頭縫里蹦出來的一般,忽然出現,應該是哪一脈上古武學的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防不勝防!”程立嘆道。

    上古武學多數失傳,因為上古元氣更充沛,但隨著元氣的衰竭,那些武學便沒辦法練成。

    在上古時期,十年便能練成的武學,現在百年也未必能練成,那有何修煉的必要?

    適者生存,優勝劣汰,上古時期無數威力宏大的武學都失傳,不再有人修煉。

    可世事無常,這樣的武學有時候忽然碰上傳人,忽然迸射出萬丈光芒。

    這些武學難以練成,可一旦練成,那威力就驚天動地,就能成為一代巨孽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程立搖頭道:“可惜了,他再厲害也終究要死在我們鐵血峰掌下的。”

    孟菁菁蹙眉不語。

    “孟師妹,別想著改變這個。”程立道:“改變不了的,沒有一個能殺我鐵血峰弟子的人活著!”

    “那他救我性命,又該如何算?”孟菁菁哼道:“難道殺了他之后,再給他多燒些紙?”

    “這個嘛……”程立沉吟:“功過是不能相抵的,救性命固然是恩,殺周師弟就是怨,恩與怨之間,恐怕先要報怨的。”

    孟菁菁道:“我覺得不該如此,此事周師兄不占道理,是周師兄該死!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不占理,只要是我鐵血峰弟子被殺,那就必然報仇,否則,鐵血峰的威嚴何在?”程立笑了笑:“別想那么多了,交給長老堂判斷吧!”

    “他們一定毫不猶豫的殺謝公子!”孟菁菁不滿的道:“只知道殺殺殺,好像天下人都怕死似的!”

    “師妹這話天真。”程立搖頭笑:“天下誰人不怕死?周師弟的尸首要收好,呈給長老堂。”

    長老堂會根據尸首來判斷出對方的實力,從而決定派出多少長老出動追殺。

    他迅速拿來布匹將周懷靖的尸首纏起,提起來飄飄而行,與孟菁菁一口氣趕回了鐵血峰。

    鐵血峰并不是一座山峰,而是一座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內古樸建筑依山勢坡度迤邐而建,蔓延出數里遠,蒼茫而壯闊。

    二人進了山谷,穿過一排排的樓閣,來到了一座正方形的漆黑大殿前,揚聲往里面通報。

    兩人很快被一個黑衣青年領著進入大殿內。

    殿內坐著四個老者,容貌各異,皆穿著黑色長袍,神情肅穆而威嚴。

    當頭的方臉老者開口問事情原委,剩下的三個老者去打開纏著的尸首,仔細分辨。

    待孟菁菁與程立說完,三個老者起身離開周懷靖的尸首,臉色沉肅,看不出異常來。

    “祁師弟,如何?”當頭的方臉老者問道。

    三人之中的一個削瘦老者沉聲道:“很棘手,很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解決?”

    “……能。”

    “要派出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至少三十人。”削瘦老者緩緩道:“殺死他至少要折損一多半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般厲害的人物?”

    “恐怕比這個更厲害,所以想要穩妥的話,需得出動五十個長老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方臉老者沉吟。

    “井師叔!”孟菁菁忙道:“其實我覺得,不必殺他,可以招降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井松搖頭失笑:“傻丫頭!”

    他明白孟菁菁的心思,對于救命恩人嘛,總是想報答而不想殺害的。

    可宗門威嚴高于一切,個人的恩怨反而無足輕重,不管怎么樣,外人眼里,都是有人殺了鐵血峰弟子,而鐵血峰沒能殺掉對方。

    如果招降了他,會給一些人不切實際的幻想,覺得殺掉鐵血峰弟子不但無事,反而會進入鐵血峰,成了一條捷徑。

    所以此事絕不能成的。

    “井師叔,他是純粹出于正義滅掉的血煙宗,我們鐵血峰不一樣想滅掉血煙宗嘛,因為顧忌重重才無奈的放棄,一直沒能下手。”孟菁菁豁出去了,大聲說道:“他行俠仗義,最終卻得此下場,豈不讓人齒冷?讓天下人如何看我們鐵血峰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井松搖頭道:“這丫頭,原本很聰明的,怎會犯傻,這么去想?”

    孟菁菁道:“我們如果不能以理服人,僅僅憑著武功,到頭來終究不是正道!”

    她怎能不知世間道理,可覺得鐵血峰近些年來,行事漸漸偏狹,走上了歧路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买马的技巧和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