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786章 我是來幫你的

作者:胡楊三生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安瑾年在整個身子朝下墜的一瞬間,心里想著的是‘完了,我要違背自己的承諾了,昨晚才答應易云深的要活在一起一輩子就要食言了。’

    身子朝下墜落得很快,在她以為會墜落到山底懸崖時,腳卻很快觸到了硬物,因為太快,整個人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幾乎是本能的用手抱住了頭,身子重重的跌落在地上,卻沒有預料中的疼痛,身子下卻是軟軟的一片。

    她待整個身子平穩,心跳稍微平穩一些才慢慢的松開抱住頭的手,迅速的打量著周遭的環境,然后才發現自己跌落到一個山洞里來了。

    而這個山洞跟之前自己在梅城山上見過的山洞不一樣,梅城山上的那些山洞,是在半山腰上的,而洞口就在旁邊,可以從外邊爬進來。

    而這山洞呢,根據那一絲透著亮的光線爬過去,這才發現光亮從那條縫隙處透進來的,而這條縫隙居然只有兩根手指那么寬。

    透過縫隙看外邊,看到的是懸崖峭壁,她所在的位置是整個山的四分之三的高度處,別說這個縫隙臺下爬不出去,就是能爬出去,她估計也不敢直接往外爬,因為外邊是懸崖峭壁,稍不注意就會摔下深淵,連命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,與其說她所處的地方是個山洞,不如說是個陷阱,因為這個山洞狹窄得大約只能容下兩個人,和她在海島跟易云深所共處過的溶洞完全不能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陷阱,這個詞從她腦海里冒出的那一瞬間,即刻明白了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姑且不論這個山洞是后來挖的,還是之前就已經存在的,但陷阱口那厚厚的稻草卻百分百是人為布置的。

    后知后覺的她這時才想起,唐俊英帶她來洗手間的路上居然沒有遇到任何人,而今天中午的食客明明不少,為何只有她想要上廁所?

    她太愚蠢了,被唐俊英騙了!

    唐俊英帶她來的這個地方根本不是洗手間,是她提前就讓人布置好的,而這個陷阱,也是特地為她準備的。

    是誰,要挖這么個陷阱來讓她跌落下來?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誰,但目前她必須要想辦法出去,朝上爬基本上不可能,因為她抬頭居然望不到井口,或者井口被唐俊英給堵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出路就是那條兩根手指寬的小縫隙,而她要想從那出去,必須要通過這條縫隙發聲出去。

    于是,她艱難的趴到縫隙口,朝外大聲的喊著:“有人嗎?外邊有人嗎?”

    “來人啊,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有人嗎?聽到請回答!”

    “易云深!易云深!”

    “.......”

    安瑾年喊了很久,大約半個小時后,她嗓子干啞得喊不出聲音來了。

    而縫隙外邊是垂直的懸崖,懸崖下是條公路,主要是車駛過,別說沒有人走過,即使懸崖下有人走過,她后面細如蚊蟲的聲音下面的人也根本聽不到。

    安瑾年不再喊了,因為嗓子干啞得冒煙了,而她也發覺,靠這樣發聲是沒用的,而且不斷的喊會消耗自己的體力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不再喊了,而是坐在洞里仔細的觀察著,腦海里想著的是《肖申克的救贖》里安迪挖隧道的場景。

    安迪挖通那條通往自由的隧道用了整整十九年,而她如果有個小鐵鍬,從那條縫隙處開挖,應該不用十天就能挖通。

    但前提是,她沒有實物沒有水,更沒有任何工具。

    所以,別說十天,她在這個洞里,估計連七天時間都呆不過去。

    不,她不能死!

    決不能這樣悄聲無息的死去,她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,她還——答應了易云深,要跟他活在一起一輩子呢!

    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歡食言的人,這一次,她也不能食言!

    想到這里,她又迅速的坐起來,爬到那條縫隙邊,眼睛通過縫隙朝外張望著,隱隱約約能看到縫隙上方是有植物的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植物,只要有葉子就能凝聚露珠,而清晨應該有露珠滴落下來,到時候,她可以伸出兩根手指出去接露珠喝,至少不讓自己渴死。

    至于食物,她努力的在洞里尋找著,沒有任何食物,這洞里除了鋪在地上的干稻草,就什么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在這里面坐以待斃,她得想辦法出去!

    想到這里,她又在溶洞里摸索著,寄希望能摸出一塊硬一點的石塊也好,用石塊敲打石塊,沒準也能把那個縫隙敲大一些。

    功夫不負有心人,她把整個洞摸完,總算摸到一塊手掌大的石塊,驚喜過望,興奮之余,居然親了下這塊石頭,然后才爬到縫隙邊去。

    縫隙太小,手上的石頭根本伸不出去,于是她只能用石頭敲著那縫隙,一點一點的敲著,比安迪挖通道還要慢。

    敲打了大約十幾分鐘,縫隙處不僅沒有變寬一丁點,而她手里的石塊反而變下了,她的手掌也誒石頭給震得生疼。

    就在她頭疼不已時,身后突然傳來‘咚’的聲響,她嚇了一大跳,回頭,就看到一個人跌落在那,然后——

    隨著那人抬起頭來,她終于看清楚,來人不是她心心念念的易云深,而是——

    王俊榮!

    沒錯,跌落下來的這個男人是王俊榮,他看到她手里握住石塊時怔了下,再看到她旁邊的縫隙時又在瞬間笑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叫以卵擊石嗎?你那就是以卵擊石。”王俊榮爬過來伸手從她手里取過石塊用力的朝縫隙處擊打著。

    “噹——”一下,“噹——”兩下,“噹——”三下!

    僅僅三下,小石頭在王俊榮手心里碎成小石塊,而縫隙處依然沒有一絲變大,還是只有兩條手指那么寬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?”安瑾年警惕的望著朝她擠過來的王俊榮。

    “你說呢?”王俊榮再朝她擠近一點,然后她就也沒有地方挪動自己的身體了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.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安瑾年緊張的回答,手指已經在衣袖下攥緊成拳頭,心里已經隱隱約約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她之前已經懷疑唐俊英了,但她以為唐俊英是被顧瑾瑜買通的,只是她沒想到,原來這次的主謀居然不是顧瑾瑜。

    “我是來幫你的。”王俊榮說話間,伸手把安瑾年攬進了懷里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!”

    安瑾年本能的掙扎起來,無奈山洞太小,根本沒有她掙脫開的空間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买马的技巧和规律